农业气象:

蒙牛增持现代牧业背后野心

发布时间: 2017-02-15 17:27 点击量:0

    现代牧业去年也就是2016年的年初就已经出现了资金压力。牛乳业却始终没有帮助,如今蒙牛看准时机一举增持,也是其进一步掌控上游优质奶源的重要战略,虽然短期内应该不会实现全面并购,但其对现代牧业的掌控在未来只会加大砝码”

    2月7日,蒙牛乳业和现代牧业联合发布公告,蒙牛乳业以18.73亿港元增持现代牧业16.7%股权的交易已经完成。蒙牛乳业及其一致行动人的持股比例增至37.7%。至此,蒙牛乳业从现代牧业单一第一大股东跃升为实际控制人,并同时向现代牧业发出全面收购要约。

    现代牧业2月6日刚刚公布的业绩预警显示,其2016年度亏损了6亿元。相关业内人士表示,蒙牛此时的增持缓解了现代牧业因对赌协议产生的资金压力。

    值得注意的是,现代牧业的资金压力在2016年年初即有所显现,始终与现代牧业保持密切关系的蒙牛为何至今才出手相助?

    中国品牌研究院研究员朱丹蓬在接受法治周末记者采访时表示:“现代牧业资金压力在2016年年初就有所显现,但蒙牛乳业却始终未出手相助,如今蒙牛看准时机一举增持,也是其进一步掌控上游优质奶源的重要战略,虽然短期内应该不会实现全面并购,但其对现代牧业的掌控在未来只会加大砝码。”

    对赌协议危机风口

    现代牧业是国内最大的原奶企业,目前在国内有27个牧场,拥有的乳牛数量近23万头。

    早在2013年,就有消息指出蒙牛乳业有收购现代牧业的意向,不过最终未能实现。而现代牧业也对自主发展颇有雄心,不仅对蒙牛乳业的原奶供应比例有所调整,开始拓展与其他乳制品公司的合作,并从单纯的原奶供应商转型推出自有品牌。

    恰逢私募基金KKR与鼎晖寻找投资机会,双方一拍即合。两家基金投资参与建设两所牧场。当然,现代牧业也给出了“业绩必须快速增长”的对赌协议。

    2015年,现代牧业定向增发约4.77亿股,收回此前合资创办两所牧场的剩余股权。交易完成后,KKR和鼎晖共同持有现代牧业9%股权,大股东蒙牛乳业的股比由27.92%降至25.41%。

    现代牧业承诺,在股票3年禁售期届满前45个交易日期间,私募持有的现代牧业股票价值低于3.08亿美元,现代牧业就必须补偿价差。同样,如果股价超过3.63亿美元,则私募也必须退回相应的差价或退回相应股份。

    随着现代牧业的业务扩展,其对蒙牛乳业的原奶比例从最高时的98%下降到2015年的76%,客户也增加了 新希望 、雀巢等国际品牌。

    然而现代牧业的高速增长在2016年戛然而止。随着国内原奶市场下行压力增大,出现上市以来的首次亏损。根据2016年中报,由于对赌协议、奶价低迷等原因亏损5.6亿元。

    值得注意的是,现代牧业总裁高丽娜也曾公开表示,现代牧业首次亏损根本原因是蒙牛乳业未按合同完成原奶收购量。

    而就在2017年年初外界猜测对赌协议将给现代牧业带来更大压力之时,“黑骑士”蒙牛乳业现身,通过增持将两家基金公司持有的现代牧业股份全部收回,这也意味着对赌协议提前结束。

    从1月5日宣布增持意向,到落实交易,蒙牛乳业与现代牧业的合作看似风平浪静。而蒙牛乳业持股超过30%触发要约收购机制的规定,也顺理成章的向现代牧业发出全面收购要约。

    虽然有消息指出现代牧业已经明确拒绝收购要约,不过多位业内人士向记者表示,蒙牛乳业想要增强对现代牧业控制的意向已经相当明显。

    蒙牛乳业公告显示,在要约结束后,蒙牛拟继续从事现代牧业集团的现有主要业务,现代牧业集团董事会的组成会发生相应变动,而蒙牛将会维持现代牧业的上市地位。

    “现代牧业最缺的就是资金,以目前的状况,现代牧业想要独立发展的规划属于有心无力。”朱丹蓬对记者说道。

    记者就蒙牛乳业在此时增持的看法采访现代牧业,其相关负责人表示,企业正处在收购要约和年报披露的静默期,不便回复,一切以公告为准。

    与伊利争夺原奶市场之战

    即使排除对赌协议影响,现代牧业在2016年仍有6亿元亏损,为何蒙牛乳业仍愿溢价增持现代牧业股份?

    朱丹蓬认为:“现代牧业亏损受行业环境影响,亏损只是暂时的,但其发展前景仍然非常可观。”

    重要的是现代牧业的27个牧场分布在国内8个主要省份,可以辐射华东、华北、东北、西南、华南等多个主要乳制品消费区域。

    2016年上半年开始,原奶价格下跌的冲击从中小养殖户扩展到国内大型原奶企业, 西部牧业 、原生态牧业等国内主要原奶上市公司都出现了不同程度的亏损。杀牛倒奶现象频频发生。

    虽然原奶市场一片阴霾,但这也成为了乳制品企业向上游布局的契机。2016年10月, 伊利股份 发布公告收购同样从原奶供应起家的中国圣牧37%股权,出价52.9亿港元。

    值得注意的是,除了持股关系之外,蒙牛与现代牧业之间还有一个为期十年的原奶采购合同,到2018年就将结束。

    “伊利、蒙牛与上游原奶供应企业现代牧业、中国圣牧的关系本就较为微妙,相互之间都存在合作的可能。在伊利有所动作之后,蒙牛对原奶供应的布局自然会加强。”朱丹蓬说道。

    此外,现代牧业近年来在低温奶市场的铺垫,更是蒙牛乳业对其看好的原因之一。

    蒙牛乳业公告显示,增持现代牧业将进一步强化对上游原奶的控制力,为低温产品战略转型铺垫基础。

    低温乳制品正在成为乳品行业的重点发力方向,对冷链运输的要求严格,一般运输半径不超过500公里,最理想的运输半径则在300公里以内,因此现代牧业的产业布局有利于发展低温产业。

    管理层合作有待磨合

    自从现代牧业向下游发展开始,同时与蒙牛乳业保有合作与竞争关系的现代牧业就在战略博弈中发展。

    朱丹蓬认为,现代牧业同蒙牛乳业的合作此前存在摩擦,这不仅会使得此次合作中管理层需要一个磨合期,对于蒙牛乳业接下来是否会继续增持或者全面收购现代牧业都会成为关键影响因素。

    当然,双方高层已就此次合作表示了利好期待。蒙牛乳业总裁卢敏放表示,本次增持现代牧业股份,将强化双方业已存在的业务合作关系,实现双赢的目的。现代牧业总裁高丽娜也认为,进一步强化和蒙牛的关系,将有助于现代牧业获得更稳定的产品输出渠道。

    对于拒绝蒙牛全面收购要约的原因,现代牧业方面表示,管理层拒绝要约收购是基于对企业未来的看好,与蒙牛乳业有共识,并购后公司将继续保持上市地位。

    公开信息显示,2017年,现代牧业计划利用蒙牛的分销实力,将其下游业务的扩张集中于三四线城市。管理层预计2017年原奶价格将稳定在4元/公斤,略高于2016年。

    基于对2017年原奶市场的回升预期以及双方的合作信息,市场对于现代牧业评价并未受亏损过多影响。

    德银发表研报表示,下调现代牧业目标价8%,由2.5港元降至2.3港元,维持“买入”评级。该行下调现代牧业目标价,以反映发行新股的摊薄影响,但预期现代牧业今年将受惠于原奶价格复苏,以及跟蒙牛乳业关系改善,有助带动销售。

    麦格理更是将现代牧业评级由“中性”上调至“跑赢大市”,上调目标价35%,由1.74港元调高至2.35港元,预期集团今年盈利将会复苏。

    而在原奶市场之外的下游产品市场,现代牧业在市场定位高端品类,与特仑苏完全一致,价格为250毫升12盒的零售价格为72元左右,主要卖点在于在高营养。

    对于此次增持后是否会对现代牧业有战略层面发展方向的调整,以及对于相同市场定位的产品是否会有相应调整,记者向蒙牛乳业发送了采访函,截至发稿尚未收到回复。